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 一个霸道总裁 一支不下墨的钢笔 一段写不好的故事 ||

微博ID:卖鱼强的鸡8岁了

【乔西】英国小伙恋上意大利情圣 二乔的究极追媳妇之旅

-最近看兄弟产生的脑洞,结构/措辞上或许有些套用,见谅!

-三十代乔and十代乔追媳妇的故事

-有些许婚后斩不断理还乱的意思,介意者慎!



    住在纽约的乔乔异想天开,想要不顾生命危险试试时空旅行,乘坐SPW集团刚秘密制造的穿梭器,像哆啦A梦一样咻地回到自己十几岁的时候瞧瞧。盘算着这个的时候乔乔正坐在马桶上,金属手里紧攥着今天的晨报,一边忙着用脑垂体使劲憋,一边闭上眼睛开始回忆1938年在威尼斯的青葱岁月。城堡外阳光明媚海水长流,乔乔躲在大树上看着天上的云如何聚拢散开,不由感慨万千。这时候他女儿在厕所外把门捶得咚咚响,把他唯一的一点屎意也吓了回去。

    乔乔本名不叫乔乔,叫乔瑟夫·乔斯达。年轻的时候上过天下过海,有个胜似亲哥的兄弟叫西撒·齐贝林。这个比他大两岁、比他矮十公分,生性风流又坚韧不拔的意大利帅哥在他们认识后没多久就死了,尸体埋在大石头下面,惨不忍睹。乔乔每每想到西撒最后留给自己的那个血泡泡还是会唏嘘不已,想他最后的波纹居然是为了一个刚和他吵架的混蛋。



    当乔瑟夫还是个冬天都可以无畏无惧地穿露脐装的小青年的时候听他奶奶讲过不少关于他早死的爷爷的事情。他爸爸死的也早,妈妈也一度不知所踪,跟他相依为命的奶奶和追求他奶奶(至少乔乔自己这么想)的土豪总和他说“你的爷爷是个彻底贯彻了绅士之道的人”。语毕两人必然转过身去,用手帕或袖口抹干眼泪。他们说这话的目的是想让儿孙一辈从小修身养性,贯彻乔斯达一家血的意志。但物极必反,乔瑟夫还没成年,心里“绅士等于早死”的想法就生根发芽。导致他上学期间干过不少掀小女生裙子的事,不过除此以外,他还是挺孝顺听话的。

    现在的乔瑟夫娶了个美女做老婆,加上年纪长了不少,对掀裙子或是偷窥洗澡堂这事儿就不是那么热衷了。但以前不一样,以前他做了十大几年处男,也没见过索尼制作的电视机和上城区随处贩卖的小黄碟,只能抓住有限的时间有限的机会耍流氓。

    乔瑟夫那次想偷看他现在老婆洗澡。他十八岁那时候在一座小岛上的城堡里练武功,同行的还有之前说的死了的那个西撒。城堡里就两个女人,一个比较泼辣,要是偷看被发现后果可能比较严重,后来他才知道那是他不知所踪的妈;还有一个就是他现在的老婆,金发碧眼,围裙下藏着姣好的曲线。这利弊不难衡量,乔瑟夫都没怎么抉择就选了后者。

    偷窥这事很讲究,所以乔瑟夫把它当做朝圣一般兢兢业业。做的时候他单膝跪地,左手拉紧了门把手,右手撑着门框,可着劲儿把眼睛朝钥匙孔边塞。离得越近,看得越清楚,视野越宽广,离远了只能模糊地看到个钥匙尖儿形状,若是双眼都张开,更是除了大白光什么也瞧不着。这时候乔瑟夫就烦起了他脸上带的面罩,虽然也不是说他别的时候不烦,但当下他得把大半张脸侧着贴在门上,一只眼睛偏了又偏,就快瞪出眼眶,才能勉强瞧见里面水雾蒸腾,丝吉Q似乎已经泡在浴缸里了。

    他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侧脸,在雾里若隐若现,往下是线条分明的脖子、锁骨、接着是微微隆起的胸部,再就隐入了水里。到此为止乔瑟夫都还挺满意,但再接着他就瞥见了那根凹凸有致的、搭在浴缸边的胳膊。

    视觉冲击挺强,乔瑟夫面罩下的嘴张成了O型,觉得丝吉Q还是穿着衣服的时候看起来要柔和些。但很快他又接受了这点小事,对方每天端盘子晒衣服,家务做多了臂膀上有点肌肉也挺平常,反而是勤劳的别样体现。

    乔瑟夫一口气看了十多分钟,期间对方还坐直了拿了本杂志,完了又躺回水里。起身的那一瞬间乔瑟夫更把眼睛往前凑了凑,想要看仔细胸前的构造。

    这事儿挺邪门,丝吉Q身材跟自己没什么两样——跟西撒形容的女性该有的样子有些不同,乔瑟夫也不知道是西撒撒了谎,还是自己的眼睛撒了谎。

    他还没来得及多研究研究(他自认这是抱着科学和批判的眼光进行的一次审查),就被抓了个现行。乔瑟夫后领被人抓住提了起来,说是提也不准确,顶多能算是半扯半拽。半跪的姿势做久了,站起来还有些摇摇晃晃。

    耳边就传来本该在浴室里泡澡的丝吉Q挺标致的女声。「乔乔?你在这儿干嘛?」

    乔瑟夫想我还能干嘛,我在看你洗澡呗。

    这念头一出他就觉得不对,要是丝吉Q在这儿和他说话,那里面泡澡的是谁?

    女孩子就是善解人意,看乔瑟夫一脸为难,还特别开朗地说哎呀你也是想要洗澡吗,今天西撒拜托我让他先洗,我就同意了,乔乔你可得等我用完哦。

    「你……你怎么在这儿?」乔瑟夫好半天都没转过这个弯儿,有点枉曲直凑。

    对方说你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这是干净的毛巾,我还正愁要怎么给西撒送进去呢,就拜托你啦乔乔。

    丝吉Q转身走的时候腰肢扭动,纤细的胳膊在身体两旁自然地摆着,乔瑟夫抱着一沓浴巾想门里边那个身材确实对女孩来讲魁梧的有点过头。这会儿缓过神来,吐不出血他也是一阵干呕,浪费了半个小时意淫自己好兄弟冲击力太大,他惊得喘不过气。

    这边没等他缓过劲来,身后的门就被拉开。西撒裸着上半身依墙而立,几滴水珠从发梢上蹦跶下来,顺着前胸小腹又一路淌进裤子里。

    「我还在好奇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察觉呢。」

    乔瑟夫比起听他说话先一步捂住眼,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手里根本拿不稳浴巾。

    「你刚才不是挺爱看的吗,我现在出来了你反而捂上眼睛了。」西撒冷哼,在浴巾掉到地上以前接住,又顺势擦起了头发。

    「……你以为我想看?谁叫你自己不会挑时间洗澡啊西撒!我眼瞎了要找谁负责?本来还想……」乔瑟夫还算没傻,在暴露自己真实目的前先隔着面罩象征性地捂住了嘴。

    「你本来想干嘛?」西撒一声冷笑,「想看丝吉Q吧?」

    没遗传到绅士血统的小年轻难得的无言以对。

    「但我真是没想到你连男女都分不清楚。妈妈咪呀,处男的无知比什么都可怕。」

    这话伤自尊。

    「处男怎么了?就是因为西撒总是这样说我、打击我,才让我起了这样的念头!我刚才可是不想被看遍才被迫做出这种事啊!」

    谎话一出口乔瑟夫的腰板立刻就挺直了,看着那边西撒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更是添油加醋、火上加油「就是那个吧,攀比心!攀比心啊!」

    这下轮到西撒无言以对。

    乔瑟夫看他表情困扰,咬着嘴唇,尖尖的下巴隐在脖颈的阴影里,居然有种隐隐散发出的无辜。那种看到他肉体时邪门的兴奋感又拐弯绕道地回来缠着乔瑟夫,兴奋感驱使下想要做的事情挺多,比如说揉揉西撒的头发,又比如说搂搂西撒的肩膀。

    乔瑟夫心里又是一阵难以抑制的Oh No,从理智的层面底下岩浆一般喷薄欲出。西撒还没从自己被摸头的冲击里缓过劲来,看过来的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

    「你这是在干什么?乔乔?!」

    乔瑟夫恨得想要砍了自己的手。

    他决定把唉声叹气留到西撒向丽萨丽萨告状以后。



    三十前半的乔瑟夫一阵白光后在一个熟悉又久违的房间里睁开眼,余光里年轻了十来岁的自己从床上蹦起,指尖释放出的金色波纹蓄势待发。

    他用食指抵住嘴巴,想了半天,觉得自己似乎该说点什么。

    紧接着乔瑟夫想到了,恍然大悟的惊喜让他右手握拳捶了捶自己的左手掌心。

  「你的下一句话是:喂!你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说是追媳妇也还是要等到下一章了orz

-全城堡只有一个浴缸系列(

-还有这个标题什么鬼!

评论(2)
热度(35)

© 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